祈福新村

来源:网络 更新日期:2019-09-03 07:17 点击:47304
  • 当前中国金融改革的难题与障碍

      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中国金融体制改革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基础贷款报价机制的设立、同业存单市场的开辟、股市发行制度的改革、引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人民币汇率浮动幅度扩大、沪港通的启动等,这一系列的金融改革表明了中国正在加快金融改革的进程。不过,这些改革的效果如何则是十分令人质疑,因为当前中国金融改革面临着一系列的难题与障碍。  首先,要深化当前中国金融改革,就得对以往的金融改革进行全面的反思与检讨,这样才能找到问题的症结所在,重新确定金融改革的切入点及重新调整金融市场中的利益关系。没有反思的改革是无法触及到深层次问题的。但当前中国金融改革多是在没有认真反思的条件下,在存量上和增量上扩张,很少触及既有的制度安排与利益格局调整。如果不对以往的金融市场体系进行深入反思,当前金融改革就不能使金融市场一些深层次问题得以暴露及化解。   其次,当前中国金融改革都希望把欧美发达市场的金融产品、金融工具等嫁接到中国以政府隐性担保信用的基础制度上。因为,金融就是对信用的风险定价。不同的信用关系就有不同的金融产品、金融市场及金融工具。也就是说,不同国家的金融市场结构完全取决于不同的信用关系。对于欧美发达

  • 绿色治理将孕育经济高质量增长点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刘培林  当前,我国实现“十二五”节能减排降碳约束性目标的形势依然较为严峻。国务院近日印发《2014—2015年节能减排低碳发展行动方案》(下称《方案》),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6月9日对该《方案》做了进一步解读,明确了应对节能减排困境的具体路径和手段。   针对我国目前节能减排所面临的具体困境以及今年节能减排工作的具体特点等热点话题,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刘培林。  中国经济时报:“十二五”规划纲要明确提出了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能耗和二氧化碳排放量降低、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减少的约束性目标,但目前来看,2011—2013年部分指标完成情况落后于时间进度要求,我国当前节能减排面临的形势究竟如何?  刘培林:为了促进节能减排,2013年,我国在推动产业结构升级、促进各行各业节能、鼓励研发和推广节能技术与产品、带动生产工艺过程节能、完善节能标准标识制度推动居民消费和公共部门节能、通过政府采购和补贴措施带动节能产品推广、推动能源结构优化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政策。  这些政策的节能减排效果,尚未在2013年立即显现

  • 外贸回暖应注重稳定性

      海关总署日前公布了5月份外贸领域相关统计数字,一些重要数据止跌回升。外贸形势明显转好,部分传统行业出口态势回稳。业内人士对此表示欢迎,更希望在回暖的态势下能保持进出口贸易的稳定性。PMI新订单指数的改善,国内进口同比增速应该会加快。银行负责,出口退税政策则由财政部、商务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海关总署、税务总局负责。  此政策经过数月的争论正式出台,主要分歧点在两方面:一是要支持外贸还是扩大内需;二是税收压力、人民币国际化与支持外贸的分歧。  关于税收和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一直是外贸企业极为关心的。长三角地区一位从事外贸业务的徐经理告诉本报记者,税收是影响出口积极性的因素,做外贸给境外企业的佣金是要交税的,但是却没有抵扣途径。此外,商品流转一次就交一次流转税,却不能抵扣,这影响了商品流通的活跃度。  而前文所述的柴经理则向本报记者表示,人民币汇率波动对进出口贸易影响较大。无论升值还是贬值,要么出口的企业会吃亏,要么进口的企业会吃亏。人民币汇率相对稳定或能实现一定程度的国际化,那对稳定进出口贸易是有利的。  也有一些业内人士在与本报记者接触过程中表达出并不乐观的情绪。  中国国际经济关系学会

  • 叶檀:如何惩罚跑路者

      跑路的老板在增加。在一长串名字之后,这份名单还会不会不断加长?有两个问题亟待解决,一是要不要救助这些企业?二是要不要惩罚这些跑路者?  指责政府或者银行见死不救毫无意义,市场出清过程非常痛苦,产能过剩、市场信用不彰、上下游产业链互相拖欠资金,这些痛   苦只能由激进的企业主承担。如果政府出手,以货币进行大规模救助,唯一的结果是让未来的市场痛苦来得更猛烈,直到市场灭亡。  政府救助这些企业或者是强迫银行咽下坏账,或者是慷纳税人之慨,这两条都走不得。银行是商业主体,目前一些银行已经悄无声息在用利润冲销坏账,除非让银行重新回到吃利差的老路,压低存款利率为坏账买单,那么中国的金融改革无从谈起,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根本提都不必提。  或者是让财政资金补贴实体企业,现在地方政府屡屡动用行政手段,实行优惠税收、便宜地价吸引企业投资,大大促进一些地方招商引资。问题随之而来,地方政府从未把公平的市场游戏规则放在眼里,今天给你优惠,后天就可以撕毁,寄希望行政手段救助实体企业,本质上是摧毁建立公平市场的努力。目前多数地方地价低迷、税收征收困难,土地财政与税收自顾不暇,地方政府失去了大规模补贴亏损企业

  • 放够该放的 管好该管的

      新一届政府在简政放权方面的成绩有目共睹。国务院在去年分批取消和下放416项行政审批等事项之后,今年又承诺再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落实投资自主权,推进创业便利化。  简政放权已成为深化改革、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的最显着特征。未来评价本届政府时,或许第一句话便是“这是一届简政放权的政府”。  但简政放权要从“中南海”走向五湖四海,泽被市场民间,关键还不在于取消和下放审批事项的数量,而在政府管理经济、社会的思维要有根本转变。否则今天取消了,明天可能变着法子恢复了;上面说取消了,下面还有各种对策;政府部门取消了,“二政府”的协会换件“马甲”接着审;工商登记注册简化了,前置审批照样纷繁复杂。果真这样,即使李克强总理兑现了就任后首次记者会上的承诺,即任内将国务院各部门的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削减三分之一以上,企业可能依然觉得管制多、办事难。  邓小平1980年就指出,我们现在的官僚主义现象,除了同历史上的官僚主义有共同点以外,还有自己的特点,“它同我们长期认为社会主义制度和计划管理制度必须对经济、政治、文化、社会都实行中央高度集权的管理体制有密切关系。我们的各级领导机关,都管了很多不该管、管不好

  • 分享: